• 回到顶部
  • 88888888888
  • QQ客服
  •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首页    论文发表    硕士毕业论文: 中国大学生面众恐惧的心理测量学再探*_办事恐惧

硕士毕业论文: 中国大学生面众恐惧的心理测量学再探*_办事恐惧

论文导读::针对《心理科学》2011年第3期发表的《大学生面众交流恐惧的心理测量学初探》中存在的缺陷,通过理论与实践的深入反思,重新设计、研制了调查中国大学生面众恐惧的调研工具。在我国东、南、西、北、中各大地区随机抽取了17个省(市)共24所高校,用含有79个题项的预测量表进行预测,获得1057个有效预测样本,再将其划分为两组样本,分别进行探索性因素分析和验证性因素分析,研究结果表明:《中国大学生面众交流恐惧调查量表》修订为新的四个维度和32个题项后,更能覆盖大学生面众恐惧现象的各个主要方面,量表具有更高的信效度,更好地达到了心理测量学的要求,四个维度分别是:上台恐惧、面试恐惧、办事恐惧、团组与校外交流恐惧,可作为中国大学生面众交流恐惧的调研工具。
论文关键词:面众恐惧,上台恐惧面试恐惧,办事恐惧,团组与校外交流恐惧,大学生
 

1 问题的提出

面众恐惧也可称面众交流恐惧,是指个体在与他人进行交际性交流或面对听众、观众进行陈述性交流、伴有思考的发言、回答问题、试教、演讲、面试、办事时,个体缺乏交流自信而表现出的以一种持续的担心、紧张、害怕为基本特征的情绪反应状态,有时还伴随有回避、逃避与他人交流的行为表现。具有面众恐惧的人在面众过程中,如上台面对听众发言、接受面试、回答问题,课堂或会场的讨论、提问、即席发言等,常出现缺乏自信、过度紧张、畏惧、焦虑、心跳加快、脸红、出汗、甚至发抖、言不达意、思维混乱、回忆受阻等现象。过度的面众恐惧对个人的身心健康、人际关系、职业选择和受教育机会等方面有着负面影响(王洪礼、宋志飞,2011)。目前对交流恐惧评定的工具主要来自国外,主要有交往焦虑量表IAS(Leary,1983),社交焦虑量表LSAS(Liebowitz,1987),社交恐惧量表SPS和社会交往焦虑量表SIAS(Mattick、Clarke,1989),交流恐惧自陈量表PRCA-24(McCroskey,1982)以及社交回避与苦恼量表SAD(Watson、Friend,1969)。国内使用较多的社交焦虑量表为交往焦虑量表IAS和社交回避与苦恼量表SAD,而在交流恐惧上使用交流恐惧自陈量表PRCA-24和演说者信心自评量表PRCS较多。国内学者研制的交流恐惧量表较少,主要是赵勇(2004)编制的中国社交焦虑量表和钱铭怡(2005)等编制的大学生社交焦虑量表。

2 研究方法

2.1重新设计预测量表的维度和题项

2.1.1维度研究 从大学生面众恐惧的定义和实际出发,以大学生面众恐惧的主要场合和情景作为维度设计的依据,是我们重新研制大学生面众恐惧调查量表的基本思路。在量表维度的再探讨阶段,在分析相关文献,参照本课题组前期研究和国内外社交恐惧等量表的基础上,确定了大学生面众恐惧的主要维度是上台恐惧、面试恐惧、团组交流恐惧和办事恐惧等几个方面。为了检验预期的构想维度,并获得更多大学生面众恐惧的场景内容,以及保证本研究编制的正式量表题项符合我国大学生的实际情况,编制了大学生面众恐惧的开放式问卷。在某大学一个公选课的班级做开放式调查,得到有效问卷59份。以及编制了大学生面众交流恐惧的半结构化开发式访谈问卷,对16人进行了访谈。

2.1.2编制预测量表 对开放式问卷收集到的大学生面众恐惧的各种场合和情景进行分析归纳整理,以及结合利用半结构化问卷大学生的访谈结果,将大学生面众恐惧量表初步分为8个维度,分别是上台恐惧、面试恐惧、调研恐惧、团组交流恐惧、办事恐惧、校外交流恐惧、交流自信、师长帮助,根据这8个维度共得到147个初始题项。在编制初始维度和具体题项后由1位心理学教授与6位心理学专业的研究生仔细查阅各题项和一起讨论维度的确定,多次讨论结果认为调研恐惧、交流自信和师长帮助三方面不适合作为单独的正式维度。因此,确定了5个维度得到56个题项的量表,将量表题项发送给外省的7位心理学教授评定并请其提出修改意见。然后根据外省7位心理学专家提出的修改意见和使每个题项简洁易懂的原则来增加、删除和修改相关题项,最后将正式预测的量表的题项确定为79个。量表采用Likert5点法记分,即完全不符合为5分,比较符合为4分,不确定为3分,不太符合为2分,完全不符合为1分。

2.2预测中的被试

2.2.1初测被试所涉及的省(市):通过北京、上海、天津、福建、广东、贵州、四川、重庆、云南、湖北、辽宁、吉林、陕西、宁夏、内蒙古、河南、广西等17个省(市)的24所高校的心理学教授主持预测,每所高校预测50人,共收回预测问卷1179份,剔除无效问卷后获得有效预测问卷1057份,有效率为89.65%。将被试按奇偶排序后分成两组,奇数组共529人进行探索性因素分析,偶数组共528人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

2.2.2 重测被试:随机抽取其中4所高校的学生作为重测被试,共153人,剔除无效问卷11份,得到有效问卷共142份。重测间隔时间为一周。

2.3数据处理

采用SPSS 15.0进行数据管理和探索性因素分析,用AMOS 7.0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

3 结果与分析

3.1项目分析

首先进行项目鉴别度分析,将问卷按总分排序,取其前27%作为高分组,后27%作为低分组,然后求出两组被试在每个题项上得分的平均数并进行差异T检验。本研究高低分组的临界点分别为234分和184分,对每个题项进行高低分组的独立样本差异T检验之后,统计结果发现高分组、低分组在所有题项的平均数差异值上都达到了非常显著的水平(P<0.001),说明每个题项的鉴别度都很高,区分度较好,所以暂不删除任何题项。

然后再对每个题项得分与总分进行相关分析,如果个别题项与总分的相关越高,表示题项与整体量表的同质性越高,所要测量的心理特质或潜在行为更为接近(吴明隆,2010)。以每个题项与总分的相关系数未达到显著,或两者为低度相关(相关系数小于0.4)为标准,删除那些与整体量表同质性不高的题项。统计结果表明,有18个题项与总分的相关系数小于0.4,因而予以删除,其余各个题项与总分的相关系数在0.402-0.661之间办事恐惧,且相关系数均达到非常显著的水平,剩下的题项为61个。

3.2探索性因素分析

用奇数组数据对原始量表中剩下的61个题项进行探索性因素分析。首先进行取样适当性检验来检验数据,数据分析得到取样适当性Kaiser-Meyer-Olkin(KM0)值为0.943,Bartlett球形检验值为10119.79,df=946,P<0.000,说明各题项之间有共享因素的可能,适合进行因素分析。

因素分析时以特征值大于1为因素抽取的基本原则,并以总解释率和陡阶检验来确定因素数目。题项删除标准定为:(1)共同度小于0.30;(2)最高载荷小于0.40;(3)交叉载荷大于0.15;(4)此题项明显不同于因素内其他题项的。经过几次探索,又删除17个题项,剩下获得5个显著因素的题项共44个,一共能解释49.421%的变异。5个因素的结构清晰,每个题项均在相应因素上具有较大载荷,处于0.425-0.741之间。但在5个因素中,有两个因素的内容由于交叉而导致这两个因素不能很好命名,是否同时保留这两个因素,取决于后面验证性因素分析的结果。因素结构及其负荷如表1所示

表1 因素负荷

 

 

 

 

摘 要 研制测量大学生面众交流恐惧的量表。采用初测量表在西南地区师范类与非师范类大学随机测查349名大学生,对回收有效数据进行探索性因素分析。采用正式量表对西南地区师范类与非师范类619名大学生进行施测,将回收有效问卷进行分半处理,将其中一半的数据作为验证性因素分析;另一半数据作为交互效度分析。3个星期后,量表重测信度为.88。验证性因素分析结果表明,大学生面众交流恐惧量表由4个维度构成,分别是上台恐惧,社交交流恐惧、小组交流恐惧和交流自信。交互效度的检验表明该量表具有测量恒等性,可使用于大学生不同样本的测量。

关键词 面众交流恐惧 上台恐惧 交流自信 社交交流恐惧 小组交流恐惧 大学生

1 引言

交流恐惧是一种对与真实的或想象的他人交流时产生的个人恐惧或焦虑,它对个体的学业和生活具有消极影响(McCroskey,1977,1978)。具有交流恐惧的个体易感到羞怯、不适应,在人际交往中处于不利的地位(Watson,Monroe & Atteerstrom,1984)。高交流恐惧的学生倾向于逃避需要交流的课程(Daly,Shamo,1977)。周永红(2004)等人的调查显示大部分大学生具有高度的交流恐惧。王洪礼、胡寒春(2006)调查表明大学新生的交流恐惧存在显著的性别差异,交流恐惧问题不可漠视。在美国,社交恐惧在人群中占12%-13%,使得社交焦虑障碍患病率仅次于抑郁症和酒精依赖,成为美国第三大心理障碍(David,刘兴华等译,2004)论文开题报告范例。

目前国内外测量交流恐惧的工具以交流恐怖自陈量表(PRCA-24)(McCroskey,1982)和演说者信心自评量表(PRCS)(Paul,1966)为主要代表。两类量表各有侧重,PRCA-24是测查小组讨论,会议讨论、演讲和两人间交流恐惧,其条目主要反应个体感受交流恐惧的主观体验。PRCS以评定演讲自信为主,其条目主要反应主观体验和行为表现,通常是对“演讲焦虑”的测量。如果是测量人际交流恐惧,则以使用PRCA-24更为适合(汪向东,王希林,马弘,1999)。经文献查阅,目前国内尚未发现具有本土化的、公开发表的专门测量大学生交流恐惧的量表,及测量在讲台上讲课、发言、学术报告时的焦虑或恐惧反应的量表。因此,根据大学生的交流情境的特殊性,编制大学生交流恐惧量表对客观、科学地评估、干预、矫正大学生的交流障碍,促进大学生的心理健康素质,提升人际交往能力具有重要意义。

根据大学生交流的现实情景和参考DSM-IV, CCMD-3(2000)中对社交恐惧的定义,本研究对交流恐惧概念进行了扩充、拓展,提出了“面众恐惧”及其所包含的“上台恐惧”两个新的概念。面众恐惧也可称面众交流恐惧,是指个体在与他人进行交际性交流或面对听众、观众进行陈述性交流、伴有思考的发言、回答问题、试教、演讲时,个体缺乏交流自信而表现出一种持续的担心、紧张、害

* 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国家一般项目(BBA100019)

怕为基本特征的情绪反应状态,并伴随有回避、逃避与他人交流的行为表现。上台恐惧指在课堂、会场等有听众的场所上台发言或回答问题时产生的恐惧。具有面众恐惧的人在面众过程中,如上台面对听众发言、回答问题,课堂或会场的讨论、提问、即席发言等,常出现缺乏自信、过度紧张、畏惧、心跳加快、脸红、出汗、甚至发抖、言不达意、思维混乱、回忆受阻等现象。过度的面众恐惧对个人的身心健康、人际关系、职业选择和受教育机会等方面有着负面影响。

社交恐惧的评定主要从四方面入手:(1)特定的社交场合;(2)个体的躯体反应;(3)行为表现;(4)主观体验。这四方面已成为编制社交恐惧量表的依据。在已有研究基础上,本研究结合面众恐惧的界定及大学生面众恐惧的具体表现,拟从上台恐惧、社交交流恐惧、小组交流恐惧和交流自信四个方面来编制适合大学生面众恐惧的测量工具。

2 研究方法

2.1 被试

样本1:整群抽样的方式在贵州师范大学,贵州财经学院,以班级为单位,大一到大四抽取400名大学生进行施测,收回有效问卷349份(男生191份,女生158份),用于探索性因素分析。

样本2:整群抽样方式在云南师范大学,贵州师范大学,西南大学,以班级为单位,从大一到大四抽取760名大学生进行施测,收回有效问卷619份,将问卷按奇、偶分半,奇数用于验证性因素分析,偶数用于交互效度检验。其中男生252人(占40.7%),女生367人(占59.3%);理科350人(占43.5%),文科269人(占56.5%)。

样本3:3个星期后,从样本2中随机抽取贵州师范大学100名大学生进行重测。

2.2 问卷项目收集

本研究的大学生交流恐惧量表除了参考国外相关焦虑量表外,主要是根据大学生实际情况来自编项目,量表编制经过以下几个步骤:

(1)文献分析。对社交焦虑相关文献及已发表量表进行分析,收集描述恐惧的躯体反应、主观体验、行为表现的形容词和涉及交流恐惧的相关条目。

(2)访谈和开放式问卷调查。贵州师范大学,贵州财经学院,贵州大学进行大学生访谈工作与开放式问卷调查,回收有效问卷200份。

(3)项目编制计划。由于上台恐惧条目是国内外恐惧量表中所没有的,因此,对交流恐惧进行操作性定义。然后结合对大学生访谈、开放式问卷调查和社交恐惧量表的编制依据,拟定项目双向表,编制53个项目。

(4)初测量表的审定。请3位心理学教授,5位心理学研究生及一名临床心理学医生对初步编妥的量表内容进行评定,以确保项目措辞准确,意思表达明确,使量表具有良好内容效度。

(5)预研究。预测对象是贵州高校400名大学生,回收有效问卷349份。对预测量表进行项目分析和因素分析,初步剔除无效项目29条,剩余24个项目进行正式施测。量表使用5点量表计分,分别从完全不符合到完全符合,为了保证被试作答的真实性,量表项目编制中随机安排2道测谎题。

2.3 统计方法

用SPSS16.0对数据进行探索性因素分析,采用AMOS7.0对数据进行验证性分析和交互效度检验。

3 结果

3.1 大学生面众交流恐惧量表的效度

3.1.1 初测量表的探索性因素分析

用样本1数据对53个条目进行项目分析,然后用SPSS16.0对数据进行斜交旋转分析,根据分析结果删除一个因素上少于2个题项的条目、因素负荷小于.40的条目、具有双重负荷的条目和意思不属于该因子的条目。最后,抽取3个因素,保留24个条目(见表1)。3个因子的解释变异量达到45.015%。根据因子分析结果,因子1上的项目根据条目意思命名为上台恐惧;因子2上同时具有小组和社交交流恐惧条目,是否能将这两个内容的条目放在一起还有待于正式施测后的数据分析验证;因子3可命名为交流自信。

表1 大学生面众交流恐惧的探索性因素分析结果

项 目

表4 嵌套模型比较 假定未限制模型是正确的

模型